君夜倾.

魔道恶势力组织君倾

【众cp】你怎么傻fufu的?


#日常ooc
#忘羡曦瑶晓薛追凌澄宁

忘羡

蓝忘机:“你怎么傻fufu的?”

魏无羡:“因为我的智商都因为和你恋爱而下降了呀。”

蓝忘机:“……天天。”

曦瑶

蓝曦臣:“你怎么傻fufu的?”

金光瑶:“……”

蓝曦臣:“你怎么这么傻,只护我一人,却又抛下我一个人独自苟活。”

蓝曦臣说着,用力抱紧了怀中恋人冰冷的尸身。

晓薛

晓星尘:“你怎么傻fufu的?”

薛洋:“??道长你说我傻??你说我傻?!!”

晓星尘:“没……没有!洋洋我错了!”

追凌

蓝思追:“你怎么傻fufu的?”

金凌:“??蓝思追你胆子肥了?说我傻??”

蓝思追:“我的意思是,阿凌有点傻的样子特别可爱。”

金凌:“……今晚别想上我的床!!”

蓝思追:“?阿凌!我做错了什么?!!”

澄宁

江澄:“你怎么傻fufu的?”

温宁:“??QAQ……晚……晚吟??嫌弃我了吗?”

江澄:“没有,就是很喜欢你傻傻却可爱的样子。”

温宁:“……qwq……没有嫌弃我就好。”

黑白背景图

曦瑶澄宁

泽与芜心清净土
敛尽芳华邀月明

晚江来时映花林
澄意心清与夜宁

抱图随意

半途风华 19

#私设如山,ooc必存在,原著线
#cp主曦瑶晓薛,副澄宁
#忘羡追凌已在一起

“哦……原来如此,因为这些就怀疑顾南辞啊。”金光瑶在薛洋幽怨的目光中咬下一颗糖葫芦,还故意嚼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气得薛洋伸手就抢下了他手里的冰糖葫芦。
金光瑶也不在意,反道:“那不如……我们一起去找找关于你所言澧宇顾氏的资料线索?”

“现在魏无羡那里应该有关于顾家的信息,自己探寻不如去探查魏无羡那里。但是我们也不能贸然前去询问,毕竟我们会有被发现的危险。”薛洋道。

金光瑶点了点头,似想起什么,又开口:“还有那个顾南辞,他应该会暂时搬进哪间客栈,毕竟你说那间小破屋已经废了,还有我之前也有劝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试试去找他,然后看看能不能套出来什么。”金光瑶道:“同时,你也去试试魏无羡那边吧,要小心点,不要被发现。”

薛洋咬掉最后一颗糖葫芦,偏了偏头:“你怎么不去?”
金光瑶一顿,眸光微沉:“魏无羡他现在住在云深不知处,我不想再见到蓝曦臣。”

“这一世,就是陌路。我想和他,有多远,就离多远,不要再有接触。”

太疼了,被最信任,也是最无防备的一个人,一剑刺中。虽不是致命的心脏,却比扎在心上更痛。
和蓝曦臣再遇溱林里,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了。

薛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金光瑶,无话。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世事难预料,有些人,该面对的,总会再一次降临在他们面前。

~

“啧啧啧,果然最毒妇人心。”刚与蓝忘机一起回了云深不知处的魏无羡就听到了顾家肖梓絮和郑莲的尸体被找到的消息。

“另外我们还发现了肖梓絮和顾南辞在相貌上的疑点,他与肖梓絮容貌有三分相似,所以我们猜测这个顾南辞……”

魏无羡闻言沉默一瞬,眸中色彩晦暗不明:“妾子啊……蒋琴这个女人,既然可以这么狠毒,杀死肖梓絮的动机可能与生前顾禅的恩宠有关……继续调查,试试能不能查到这个蒋琴和肖梓絮之间的关系怎么样,还有郑莲。”

“怎么说,现在顾家的人每一个都有可能是杀死顾南辞的凶手,哦对了!还有那个顾北渊。”魏无羡道。

“如果还找不到真正顾南辞的尸体的话,那个活着的就是真的原装顾南辞了。”

“是!”

待传话的蓝家子弟下去,魏无羡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就扑向蓝忘机,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蓝二哥哥!羡羡好累……”魏无羡撒娇般地道,下一秒便蹭上了他的脖颈:“呐!你说那个顾家谁最有嫌疑啊?”
蓝忘机的目光落在他衣领下露出的胸口上,随即立刻转移视线,一脸认真:“不知。”
“哎~蓝二哥哥不要这样嘛……你猜猜呀?”魏无羡眨眼。

“……”蓝忘机看了看他,低头堵住了那一遍遍问询的话。

~

蓝曦臣呆呆地看着本装着恨生的空盒子,任谁都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在想金光瑶。

“就当一切都还了吧,希望蓝宗主能忘记我,也勿要再问灵了。”

这要他怎么忘记?当初,和他相遇,是他穷尽一生最幸运的事。
他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成功,又一步步走向不归路,他看着他和一人成婚,却不敢参与,那时他便早已心动,却没有勇气面对。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她穿上了对他来说,那么刺眼的红色喜服。
虽是如此,他也只能撑着,在心底安慰自己,至少他还能以“二哥”的身份与他待在一起。
他也成功了,他的阿瑶,与他在一起的时间比那个人多。

可现在想那些又有什么用呢?蓝曦臣黯下了眼眸,伸手抚上曾被恨生穿透的地方,喃喃自语。

“他不愿见我……”

半途风华 18

#私设如山,ooc必存在,原著线
#cp主曦瑶晓薛,副澄宁
#忘羡追凌已在一起

“好吧!那你快点洗完换衣服,我先回去了”江澄转过身便往门口走,温宁僵直着身子弯身褪去了下裤,跨入浴桶。
江澄听见温宁入水的声音,不知为何又心猿意马起来,站在窗口,鬼使神差地探身看了一眼。

温宁只肩头及以上露在外面,低眸目光紧锁在手腕的铐链上,不知是何心情。不过江澄觉得,反正没有在想什么好事。

虽说是因为那人是于他有恩的公子,甘愿为他做出各种事,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这双因着“鬼将军”名号沾了不少人鲜血的手,温宁也是实在的痛苦。
明明是他温家害死了江澄的所有家人,明明是他亲手杀死了他的姐夫,毁了他最重要的姐姐的幸福,现在他这对自己的好,就越是令他愧疚。
若是当初,被挫骨扬灰的就是他,不是自己的姐姐温情,就好了。也不会有这么多比那更糟糕的事了,穷奇道失控,又误杀了金子轩。
这双沾满人血的手理所当然被戴上枷锁,更应该把他这只凶尸彻底摧毁。

温宁越想,心中便越发难受。

江澄看着他眸底的光辉渐渐消逝,变得黯淡下去,瞬间就明白了他所想,沉默片刻似想要说什么,却见温宁一点点沉下去,整个身子没入水中。
水光波纹在浴桶里晃出一圈圈涟漪,待静下来时,江澄透过水看到了温宁身上触目惊心的洞窟伤迹。

沉默,江澄的心绪飘回了那天,他挡在金凌身上,后背被数道绿枝穿透的画面。

那活枝的力道和重压,江澄不会知道。但他知道,虽是无痛感的凶尸,碎骨,也一定是会影响到的。
那之后,温宁硬生生压下痛楚,明明痛得脖颈裂纹都攀上了脸颊,在失控的边缘,还能忍得下来。

江澄垂眸看着那个呆呆地泡在水里的凶尸。
温宁曲起身子作抱膝姿势发着呆,铁链垂在浴桶边沿,似想起了什么,僵直着身子站起身来。

江澄被他猝不及防的起身惊了一下,下一秒,便见他侧过身去够搭在旁边的毛巾。

稍显圆润的肩头,身体流线优美,尤其是单那纤细的腰肢,仿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子,视线往下……

我靠(`Δ´)!!!

江澄反应过来时瞬间收回了探去的头,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一下,却因声响会引起里面那凶尸的注意才强行忍下。

他到底在乱想什么啊?!!怎么感觉从观音庙对他的恨意渐渐淡了之后,他就变得奇奇怪怪的了?!!
江澄愤愤地想道。

难不成真的是被魏无羡那个死断袖传染了??
江澄稍微冷静了一些后,又忍不住瞥了一眼窗内,入眼的一幕却让他顿时大脑当机。

被洗净的黑发如瀑散在腰间,些许水滴瞬着那发滴落到两片白丘上,划过白嫩细腻的肌肤,流到那丘缝之间垂着,要落不落之时又缓缓到了他腿间。
江澄的目光被紧紧吸住,不动声色,喉结的上下游动和某处的蠢蠢欲动却是暴露了他的想法。

好死不死地,此时的温宁又侧头过来,江澄瞬间做贼心虚地后退一步躲了起来,恍然回神……

江澄也终于发现了自己是哪里不对,瞬间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自己竟然就这样对着那个曾恨过的凶尸有了反应!!

里面对此一切皆不知晓的温宁已经套上了江澄给的那一身白衣,因为凶尸不用睡觉,才上了榻,倚靠在窗口,望向窗外的莲花湖。

江澄发觉了自己不该有的心思正在发愁,却见当事人在床边的窗看夜景,看上去悠哉得很。心底更是涌上了一股怒气,想冲进去却没有了那个底气,只好憋着怒意,落荒而逃。

【多cp】坏孩子的正确教化方式


#日常ooc
#忘羡曦瑶晓薛双聂

蓝忘机:

鬼道之人,夷陵老祖,天性顽劣,需双手缚以抹额,禁随意乱动。可使用禁言,因能言善辩易被蛊惑,后便可以“天天”之法惩罚

蓝曦臣:

阿瑶虽是有些小心机,可能对他人造成威胁,但只要不招惹阿瑶,方可避免此事。手段狠毒也是因过度欺辱,但此后阿瑶有我,我不会让他再受到任何人的欺辱伤害

晓星尘:

阿洋人坏,也不过因为断指一事亦断善,除了喂糖,任何方法皆无用。若他掀摊,可忍一时后来寻我。阿洋嗜甜,糖与其他甜食,只要够甜,都可以暂时压制他的小孩子心性

聂明玦:

怀桑不过一介未长大的孩子,只是会依赖我。我本最讨厌耍心机的小人,可对怀桑却是恨不起来,也知道他是在意我。所以,不必太担忧怀桑做过分的事

【澄宁5】我家媳妇儿是个球系列


#日常ooc
#此系列进度5/5,已完成

夏日烈暑烤得街上的人们人手一把扇子,扇风遮阳,都急匆匆地往家赶着,只为家里的一台电风扇,或是空调。
而此时此刻,下班回到别墅的江总正在与一只银白色的绒球大眼瞪小眼。

“你这个奇怪的生物最好能给我解释清楚!”江澄黑着脸:“为什么你会从天上掉下来?又为什么说只有我能看到你?”

宁球球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乌云密布的男人,害怕得瑟瑟发抖,悄悄地往后退避滚动:“我……我其实是上天庭的兔仙……QAQ……虽然你可能不信……”

越发小声的话语却还是到了江澄的耳中,他听着这神鬼迷信的“上天庭”和“兔仙”,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显然的不相信。

“我我……我真的是仙……QAQ!”
“就是犯了错误被贬下来了嘛~”
“QAQ……”

看着宁球球眼底闪闪的泪光,江澄被给了一记心脏暴击――为什么这只来历不明的球莫名的好可爱?!!

江澄再瞥一眼这只球泛着水光的眼眸,微不可查地轻叹一口气,无奈:“行行行,我信了!所以你怎么会被贬下来的呢?干什么坏事了?”

宁球球见他信了自己,才安下心来,道:“这个……其实是有……特别好的朋友,带着我玩,做错了事,才被天帝罚下来。”

江澄本还是有些怀疑它的话的,却在见到它一脸的“QwQ”小表情时,心里软成了一滩水。心想,也是,这么软糯可爱的一团怎么可能犯错?就算真有,也只可能是不小心了。

“咳……”江澄晃神过来时,又道:“那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你?”

宁球球闻言顿时一顿,身上的毛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粉红,清澈的眼睛也不敢再直视江澄,结结巴巴道:“听说好像……好像是因为……只有……”

粉色的宁球球已经萌得江澄快要晕过去了,此时的它又有些瑟缩地不敢直视他,眼神飘忽不定。这般可爱的模样令江澄忍不住伸手把球放在掌心,凑到眼前来。

温宁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靠在他的手指上,不敢乱动,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时不时飘向江澄。

“只有什么?”江澄问道,心中却不由自主地一跳。虽是差不多能够想到,但他还是有些许的担忧,怕是自作多情,便想确认一下。

“天帝把我们贬下来的时候说,只有命定之人才能看到我们,是我们变回人态的希望,必不可少的因素。”

宁球球背过身去,不敢看他,但羞成了粉色的绒毛已经背叛了它。

江澄听了它的话,在心底欢呼着,表面却还是装作冷静,维持高傲形象:“然后呢?”

宁球球听到他这一句似有冰冷意味的话,心立刻就凉了大半。不懂傲娇是什么,又有些自卑的宁球球顿时就害怕了:“哎?没……没有然后了……QAQ”

“您……不喜欢我吗?好吧……我知错了,我我……我现在就走,不会给您添麻烦的!不化形也没关系的……”宁球球说着就要从江澄手里蹦出去。

江澄见未来媳妇儿被他说得直接成了这副样子,心底一慌,又看它要蹦出自己的掌心,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它跑掉?

江澄将这只球拢在手心,挡住了它的出路,一脸认真道:“是叫温宁吧?你听好,我没有不喜欢你,你很可爱,我对你很满意,所以我不准你走。”

温宁闻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时便见那双眸正在向他靠近,下意识闭眼的瞬间,那温软的唇便覆了上来。

温宁顿觉头脑一晕,再睁眼,自己便已是赤着身子跪坐在了江澄的腿侧。

江澄看着眼前这个不着片缕的白嫩少年,眼睛都看直了。

“江……江澄?”温宁见他呆滞,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下一秒,他就被江澄打横抱起,慌乱之时的“干嘛?”被他吞下,不过片刻,便陷入了一片洁白柔软……

【众cp】受方冷的时候


#日常ooc,现代
#忘羡曦瑶晓薛追凌澄宁双聂

忘羡

“蓝二哥哥!!!!”蓝忘机偏过头来就看见魏无羡向自己扑了过来,下一秒,一双冰凉的手便钻进了他的衣领里。
“嘿嘿嘿!凉吧?”魏无羡被冻得脸颊和耳朵都在泛红,却还没心没肺地笑着。
蓝忘机沉默一秒,将魏无羡的手从衣领里拿出来往后腰塞,伸手把人拽入怀中,拉开外套把魏无羡整个人都罩住,手在他背后抱紧他。

“冷了,就跟我说。”

曦瑶

耳畔的热气引得蓝曦臣身形微颤,转过身来把那调皮的人儿拥入怀中,手中纤软的腰肢使得他有些心猿意马:“怎么了阿瑶?”
“没怎么,想跟你一起看雪。”金光瑶试图压下因冷而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臂:“呐~其实主要是想与你一起白头。”
白色的雪飘落在他们的发顶,倒真像是白了头,蓝曦臣不由得失笑,手臂下也感受到他的颤抖,稍一弯身把人抱起来往屋里走。

“那也不要随便出来啊,都冷成这样了。”

晓薛

“道长!!我冷!!我要吃糖!!”薛洋在晓星尘耳边吵嚷着,话中意思太过明显,晓星尘无奈道:“可是吃糖也不能缓解你的冷啊,还有今天你已经吃了五颗了。”
话虽如此,晓星尘还是一把捞过薛洋塞进怀里,手上依旧在电脑键盘上噼里啪啦地点击着,工作着。
薛洋哼哼唧唧了一会儿,抬头咬上他的唇,晓星尘感受到他唇的冰凉,手上一顿,把电脑放下抓过被子便把薛洋包成了一大团。

“洋洋乖,唇都是凉的就不要满地乱跑了。”

追凌

当午睡中的金凌第二次被冻醒的时候,身旁的蓝思追没有在他的座位上,倒是在关门。
蓝思追转过头来便对上了他的视线,在金凌眼中,蓝思追却因他的未睡醒而有些模糊朦胧:“思追,你干嘛呢?”
蓝思追见他迷蒙模样那般可爱,趁着金凌的起床萌没脾气,靠近了宠溺地轻捏他的鼻尖:“看你冷的都要缩成一团了,我去关了下门。”
金凌被捏了一下,又因刚睡醒没什么脾气,闭眼就又要睡,忽地感受到一件带着温度的外套落在了背上。

“好了,这样暖和点,睡吧。”

澄宁

偌大的办公室内,两个人在专心致志地工作着,时不时有人进来报告或是再添上几份文件。
温宁身为自家总裁兼丈夫的助理,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帮他分担了十几份。
凉爽的清风从半开的窗穿过,凉意打在温宁身上,吹得微微有些困的温宁清醒了些,抬头看向办公桌那边却见江澄站起了身,关了窗后朝他走了过来。
“困了?”江澄轻轻抽出他手中的文件,不理会温宁的劝阻反抗把人抱起来,进了隔壁的休息室。扛不住他的强势扒衣,温宁被塞进被子里。

“睡吧,这样不冷。”

双聂

“哈欠!”喷嚏连连的聂怀桑终于得到了自家大哥关怀的视线:“感冒了?”
聂怀桑裹着毯子,点了点头,后又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聂明玦没看他几秒,又转移了视线:“让你平时不多喝热水!”

聂怀桑:……前排出售负情商生物!只要9.8!!钢铁直男带回家!!!